<noframes id="xvtvt"><ruby id="xvtvt"><strike id="xvtvt"></strike></ruby>

<p id="xvtvt"></p>
<pre id="xvtvt"><strike id="xvtvt"><b id="xvtvt"></b></strike></pre>
<noframes id="xvtvt">
    <ruby id="xvtvt"><strike id="xvtvt"><var id="xvtvt"></var></strike></ruby>
    <pre id="xvtvt"></pre>
    <track id="xvtvt"><strike id="xvtvt"><ol id="xvtvt"></ol></strike></track>

    <pre id="xvtvt"></pre>

    網站地圖關于我們

    查看相冊 View Gallery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建道筑格 ArchiDogs,未經授權不得二次轉載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張圖片

    他們曾是時代先鋒、建筑史上的傳說
    經過漫長的時間洗禮
    漸漸失去原有的光環
    躋身被保護建筑名錄

    空置、遺棄、失修、過時
    名噪一時的它們,如今卻要在生死線上掙扎
    那些與之相伴的歷史文化與時代印記
    是否也會隨著它們一去不返?

    作者|Kin
    編輯|Yihan


    “建于1972年的中銀膠囊塔繼2021年開始清退住戶之后,于今年4月12日正式開始拆除。一座負載著日本戰后復興,技術狂想巔峰的建筑,正式倒下了。

    無獨有偶,今年年初,Marcel Breuer位于紐約長島Lawrence的Geller I 住宅,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被拆除了。它是Marcel Breuer首次完成的 "雙核 "住宅設計,居住區和睡眠區被分隔成兩個不同的形式元素。不少人認為這是建筑界一項損失,并為此感到悲痛。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張圖片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張圖片

    日本NHK官網4月的新聞報道,標題赫然寫著《再見了黑川紀章的著名建筑——中銀膠囊塔大樓》。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張圖片
    Marcel Breuer   Geller I 住宅原貌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5張圖片
    Geller I 住宅于今年年初被拆除


    1945年,Marcel Breuer為Bertram和Phyllis Geller設計了一個革命性的住宅,建在紐約的Lawrence——紐約周邊一個新開發的郊區。該住宅是Breuer作為獨立設計師崛起的宣言。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6張圖片
    Marcel Breuer(1902—1981)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7張圖片

    建成后就被美國和歐洲的行業雜志廣泛報道。1947年1月,House & Garden magazine 雜志以8頁篇幅介紹了它。Progressive Architecture于1947年2月發表了一篇長達17頁的文章并將1946年 "進步建筑獎 "的住宅類獎狀授予了該設計。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8張圖片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9張圖片
    住宅昔日風采

    雖然相關組織和志愿者聯盟也曾為其申請保護,但這座現代住宅建筑的重要作品仍未能免除被拆的命運。

    今天一起來看看,還有哪些曾經盛極一時的建筑,如今滑入瀕危行列,在“生死”線上徘徊,是否它們也面臨著同樣的遭遇和結局?


    - 01 -
    Weyerhaeuser 公司總部
    一場生態與公共空間的保衛戰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0張圖片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1張圖片

    Weyerhaeuser公司總部由Sasaki, Walker & Associates、PWP景觀設計公司創始人Peter Walker和Skidmore,以及SOM合伙人Edward Charles Bassett設計而成。1972年竣工。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2張圖片

    總部坐落在一片草地上,依偎于樹林中。大樓的梯田般的造型,被常春藤覆蓋,步道蜿蜒穿越其間。多年來,總部增加的其他功能包括南面的杜鵑花園和盆景博物館,以及位于該北端的技術中心。幾十年來這里廣泛的公共空間、小徑和湖濱一直向公眾開放。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3張圖片

    然而,Weyerhaeuser公司搬去西雅圖,并在2016年下半年,以7050萬美元的價格將這里賣給了工業地產投資商 Industrial Realty Group(IRG)。IRG提出要對園區重建。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4張圖片

    “重建計劃”要在425英畝園區內砍伐132英畝森林,并建造150萬平方英尺倉庫,這遭到了來自全國各地建筑師、保護組織以及景觀師的抗議。

    不僅如此,砍伐森林還可能對當地Hylebos溪水附近,濕地水文的生態環境造成破壞性影響,不少物種一旦受到損害,在未來的幾十年里,還要花數百萬美元來恢復。生活深受Hylebos溪水影響的Puyallup印第安人部落也加入抗議的行列。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5張圖片


    - 02 -
    邁阿密海洋體育場
    颶風之后需要6千萬美元修繕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6張圖片

    邁阿密海洋體育場Miami Marine Stadium的建筑師Hilario Candela于今年年初去世,享年87歲。他與Peter Spillis一起創立的Spillis & Candela可謂邁阿密建筑行業發展的先驅。

    體育場是他28歲那年的杰作,建筑由混凝土澆筑而成,一個橫跨的、幾何形的懸臂屋頂,曾經是快艇比賽、音樂會和比斯坎灣海濱許多其他活動的活躍場所。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7張圖片

    體育場6000多個座位都能欣賞到美麗的水景、以及邁阿密市中心的天際線。它還被國家歷史保護信托基金指定為國寶(National Treasure)。

    盡管有輝煌的歷史,但1992年安德魯颶風襲擊以來,這座珍貴建筑一直處于空置狀態。修復它需要6120萬美元,市政委員們近期正在商討是否撥款,體育場也因此面臨著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8張圖片


    - 03 -
    米切爾穹頂
    2010年曾掉落巨大混凝土塊致人傷亡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19張圖片

    項目由密爾沃基建筑師Donald Grieb設計,1967年竣工,至今已有半個世紀的歷史。三個玻璃穹頂分別為:表演穹頂、熱帶穹頂和沙漠穹頂。三個穹頂擁有各自不同的植物生物圈。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0張圖片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1張圖片

    國家歷史保護信托基金稱米切爾穹頂為 "獨特的工程奇跡和全國性本世紀中期現代建筑的重要范例"。

    這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圓錐形玻璃穹頂。拉長的垂直軸使它們在比例上比典型的半球形穹頂要高。此外,建筑的下部結構是預制鋼筋混凝土,在這個時代,勒·柯布西耶和埃羅·沙里寧等設計師正在用不斷進步的混凝土材料創造出更多建筑新形式。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2張圖片

    然而,非絕緣的混凝土結構非常容易受到水的影響。水進入混凝土的裂縫,腐蝕其鋼筋,導致膨脹和剝落。米切爾溫室穹頂長期保持著80度和85%的濕度,使混凝土從一開始就處于危險之中。自1994年以來,穹頂經歷了多次維修和翻新。

    2010年,一塊巨大的混凝土板從縣政府擁有的奧唐納停車場的入口處墜落,導致一名15歲的男孩死亡,另有兩人受傷。2016年,它上榜11個瀕危建筑之一。相關工作組提出的修繕計劃將耗資6600萬美元,十年左右完成,然而資金來源一直是很大難題。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3張圖片


    - 04 -
    泰倫斯廣場酒店
    上世紀中葉的建筑奇跡正為生存而戰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4張圖片

    1948年,辛辛那提的泰倫斯廣場酒店Terrace Plaza Hotel開業,這棟現代主義建筑由當時的新興建筑公司Skidmore, Owings & Merrill建造,收獲無數好評,抽象藝術在其公共空間的大膽運用更是備受贊譽,如下圖由Joan Miro創作的餐廳壁畫。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5張圖片

    "它將現代主義引入了這個國家,既包括現代建筑,也包括向公眾介紹現代藝術!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6張圖片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7張圖片

    2018年,酒店的一大塊石膏脫落,損壞了一輛路過的汽車,里面有兩個成年人和一個孩子。

    不幸的是,如今的Terrace Plaza酒店已經完全被空置、遺棄超過10年,狀況也不斷惡化。已經被列入國家歷史保護信托基金的2020年美國11個最瀕危歷史遺跡名單。前業主希望能有人了解該建筑歷史價值,并能在維護計劃中最大程度保護其歷史完整性。但其未來命運仍令人擔心。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8張圖片


    - 05 -
    費城警察行政大樓 "圓屋"
    一個深具冒險精神的建筑實例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29張圖片

    費城警察行政大樓,又稱 "圓屋",1962年開放,標志著建筑設計、工程和建筑技術之間的一種新的合作關系,改變了建筑的設計和建造方式,史無前例地,圓屋90%的結構和飾面都是由預制混凝土構成。是美國第一批使用荷蘭高度機械化的建筑預制混凝土生產系統Schokbeton的建筑之一。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0張圖片
    圓屋建造中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1張圖片
    著名的費城學校建筑公司Geddes, Brecher, Qualls and Cunningham (GBQC)和杰出的結構工程師August Komendant博士擔任建筑設計


    除了在建筑領域的非凡意義,圓屋的出現也是為了柔化警察形象。歷史上,費城的非裔、亞裔種族群體與城市殘酷治安及體制之間存在矛盾。為了緩和這一狀況,并創造民眾與警察之間的積極關系,以”圓形“示人的建筑更代表一種關系和體制上的愿景。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2張圖片
    20世紀60年代初,費城警察在新的巡邏車里和圓屋合影

    隨著時間流逝,費城警察局(PPD)搬遷至全新總部,2019年,圓屋未來的命運成為未知數。有人提出,該建筑只有60年歷史,條件較好。其中,Pyburn就從他在佐治亞理工學院與賓夕法尼亞大學設計學院的學生合作中,為其尋找好的解決方案。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3張圖片

    例如,上圖設計積極探討了如何再利用該建筑,用作雜貨店、健身中心等,并在后面停車場上建造住宅,以緩解當地經濟適用房緊張的需求。當地市政府正面臨抉擇。


    - 06 -
    Willert Park Courts項目
    水牛城為非裔美國人建造的第一個住宅區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4張圖片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5張圖片

    水牛城市政住房管理局于1939年完成了第一批建筑,其余建筑在1942年和1944年建成。

    Willert Park Courts項目在文化、歷史、社會和建筑方面都具有重要意義,它是水牛城為非裔美國人建造的第一個住宅區,也是早期的國際風格設計。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6張圖片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7張圖片

    該項目的設計和布局在當時是很新穎的:低層的磚結構建筑群圍繞著一個中央庭院排列,并有充足的綠色公共空間作為緩沖。通過聯邦藝術計劃,藝術家Robert Cronbach和Harold Ambellan為每棟建筑的入口,創作了以工人階級生活為主題的浮雕混凝土板。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8張圖片

    項目被列入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1940年《美國東北部現代建筑指南》的八座布法羅建筑之一。

    2006年和2009年,該建筑群的一部分被拆除,為新的住房單元讓路,剩余的單元也全部被騰空。事到如今該項目也淪為要被拆毀的對象之一。圍繞保護該項目的各種行動紛紛組織起來。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39張圖片

    “失去這些地方會讓美國人與過去以及美國歷史發生地失去真正的聯系“請愿者提出,希望該市住房管理局給予24個月的現場控制權,讓他們有機會尋找合適的開發商、資金,并為項目未來歸宿做好計劃。


    - 07 -
    倫敦市政廳
    “內憂外患”命懸一線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0張圖片
    倫敦市政廳建筑造型獨特,如同一個傾斜且變形的球體。

    Foster+Partners設計的市政廳2002年建成,造型獨特,如同一個變形的球體,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正面或背面。它是一個經過幾何學改造的球體。是英國首都最具地標性的建筑物之一。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1張圖片

    但在2002年7月,市長辦公室搬離此處,至新家水晶宮。倫敦市政廳由此躋身2021英國十大瀕危建筑。它面臨的問題可謂“內憂外患”。

    內部原因:建筑本身的維護及能耗開支。建成時對外宣稱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綠色環保建筑”,但實際耗能卻超過當初設計標準的50%。加之每年數百萬的水電費、運行費用和維修費,讓市長有點喘不過氣。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2張圖片

    外部原因:疫情開始的兩年就讓倫敦面臨了5億英鎊的財政黑洞,稅收也不斷減少,因此從經費上無力支撐這里繼續運轉。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3張圖片

    曾被稱為“倫敦客廳”的它,竟也成為了二級受保護建筑。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4張圖片


    - 08 -
    倫敦巴比肯住宅
    今年需求旺盛 居然創下價格新高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5張圖片

    倫敦巴比肯住宅和巴比肯藝術中心由建筑師張伯倫、鮑威爾與本恩(Chamberlin, Powell and Bon)設計建造,1982年建成。被贊譽為“當代奇跡之一”,是“活”粗野主義建筑的典范。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6張圖片

    它是“一個城市中的城市”,位于倫敦市中心緊湊的城市環境中,占地14公頃,它包括大約2,000個住宅單元、畫廊、學校、劇院、溫室、圖書館、水上花園和連接一切的高架人行道。

    2001年,整個建筑群就被列為二級受保護建筑。相比于其它瀕危建筑,它是幸運的。誰也沒想到,2022年,該地產竟迎來了里程碑式的受歡迎和房價上漲。巴比肯公寓的平均房產價格首次達到100萬英鎊。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7張圖片

    據房地產行業相關人士介紹,購房者中有許多人是在疫情元年,抱著逃離倫敦大城市,向往鄉村想法離開的人,他們當時移居到鄉村或沿海地區,F在卻又懷念起倫敦生活。還有一些因當時居家辦公政策而離開,目前又需要回來辦公。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8張圖片

    今年巴比肯住宅和藝術中心迎來建成40周年的慶祝,藝術中心也將全新現代化改造計劃提上日程,相信改造后的建筑群將能夠 "繼續滿足21世紀的藝術家、觀眾和社區的需求"。

    歷史、文化是城市的“根”,而每個時代的經典建筑正是濃縮和留存了城市記憶的最好載體,歷經滄桑的那些印痕也好,衰落跡象也罷,正體現了城市的多樣性與個性。

    然而,保護一棟已經存在了數十年甚至百年的建筑,在財務、結構、歷史上都面臨著巨大挑戰,也許比建造新建筑還要困難。瀕危建筑的生存狀態不容樂觀。

    如何保護、修復、再利用瀕危建筑,讓它們可以繼續“活”在當下,“活”在未來,成為值得深思和研究的重要議題。


    Reference:
    https://archinect.com/news/artic ... sitesacross-the-u-s
    Carol M. Highsmith courtesy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https://www.seattletimes.com/bus ... ral-way-campus-sold
    https://archinect.com/news/artic ... ment-of-historic-hq
    https://archinect.com/news/artic ... a-passes-away-at-87
    https://www.wuwm.com/environment ... pace-surrounding-it
    https://www.wuwm.com/environment ... pace-surrounding-it
    https://hiddencityphila.org/2021/11/op-ed-save-the-roundhouse/
    https://www.docomomo-us.org/news ... willert-park-courts
    https://www.standard.co.uk/homes ... n-city-b990897.html

    圖片來源:©ムロタマユ©Carol M. HighsmithcourtesytheLibraryofCongress ©LizWaytkus/DocomomoUS©EzraStoller/Esto©JeffTryon©SWA©JoeMabel/WikimediaCommons©The Cultural Landscape Foundation ©Ken Hayden ©Ken Hayden/Saving Places ©Ezra Stoller ©National Trust for Historic Preservation ©MATTHEW LYONS ©Peter Woodall ©Jack Plyburn ©Michael Bixler ©Temple University Libraries, Special Collections Research Center © Joe Cascio


    中銀膠囊被拆之后,那些曾輝煌一時的建筑,現在怎樣了?第49張圖片

    【專筑網版權與免責聲明】:本網站注明“來源:專筑網”的所有內容版權屬專筑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專于設計,筑就未來

    無論您身在何方;無論您作品規模大;無論您是否已在設計等相關領域小有名氣;無論您是否已成功求學、步入職業設計師隊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創意、有能力,專筑網都愿為您提供一個展示自己的舞臺

    投稿郵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專筑投稿?

    掃描二維碼即可訂閱『專筑

    微信號:iarch-cn

    登錄專筑網  |  社交賬號登錄:

     匿名

    沒有了...
    評論加載中,請稍后!

    設計頭條 (4091 articles)


    建道筑格ArchiDogs (60 articles)


    建筑 (12358 articles)


    膠囊 (3 articles)


    設計案例 (1043 articles)



    国产AV永不封网,安斋らら神之乳在线播放,无码人妻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noframes id="xvtvt"><ruby id="xvtvt"><strike id="xvtvt"></strike></ruby>

    <p id="xvtvt"></p>
    <pre id="xvtvt"><strike id="xvtvt"><b id="xvtvt"></b></strike></pre>
    <noframes id="xvtvt">
      <ruby id="xvtvt"><strike id="xvtvt"><var id="xvtvt"></var></strike></ruby>
      <pre id="xvtvt"></pre>
      <track id="xvtvt"><strike id="xvtvt"><ol id="xvtvt"></ol></strike></track>

      <pre id="xvtvt"></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